人工智能信息網

億車365-踮起腳尖

   小巷的深處是家面店,主人是位老人。

  老人一頭白發,精瘦。當他悠閑地坐在門前台階上抽煙時,透過那飄缈煙霧,億車365分明從他渾濁卻深邃的眼中,看到了人世滄桑。

  面店是沒有招牌的。每當清晨,小巷的人們尚未起身,面店的門就開了。那面香,便從小門中湧出,漫到每家的窗台。于是,人們被香味從睡夢中拖也,走進小店,端坐于桌前,等待著自己的一碗清香。這時,我才洞悟:此店若有了招牌,便俗了。

  小面店人少時,便由老人的兒子招呼著。人多時,就由老人來協調。每法上班族和學生黨急著離開時,老人便向不忙的人拱拱手,道個歉,那人定會爽快地答應多等一會兒。我自然屬于趕時趕刻的學生黨,所以坐下來不久,便可獲得一碗清香。吃完後,向周圍的人道個謝,攜著衆人的善意目光走出去。迎來求學的一天。啊,有了這位老人,忙碌的小店始終不亂,時時溢出三分韻律,七分詩意。

  每當有人誇贊時,老人可不會廉虛,總是熱烈地應承,並炫耀自己的湯面——面條是自家手制的,魯是到鄉下的釣翁討來的野生魚,就連水都是從自家院子的井裏挑來的。有人打趣:“老人家,你的秘訣都透露了,不怕被搶了生意?”老人卻一笑:“哪裏是什麽秘訣呦,誰都知道,但有誰像我這樣堅持幾十年呢?”


  老人的兒子也是廚師。熟客們會發現,父子倆的面頗爲不同。所以,叫面時總要添一句:“老爺子的面”,或“小夥子的面。”至于我,編愛老人的面。老人的面筋道,叔叔的面偏軟;老人的面,味輕,叔叔的面偏重。有人說:“小夥子的面是酒,宜趁熱享用;老人的面似茶,宜慢慢回味。”的確,叔叔的面上會淋一勺蝦子油,而老人卻喜歡放上兩三根香菜,幾滴豬油。吃老人的面時,竟聞不到香氣,惟有輕咬面條時,那香氣才由面條的縫遼隙中迸濺出來。面條筋道爽滑,豬油鼓動魚湯,魚湯刺激你的味覺。老人的智慧,也許便是特靈魂留在面中了。

  終于一日,小巷被拆,小面館也搬到另一條小巷。臨走時,老人讓兒子給所有人端上一碗面,面上分明是三三根香菜和幾滴豬油。老人挑了幾根面,喝了一口湯,點點頭說:“有三分意思了。”

  後來,我又去吃一次面。老人已經不在,但叔叔的面裏卻分明有幾分父親的影子。至于在客人間熟念地招呼的,卻是一位與我差不多大的小夥子了…… 

“今天又是中秋節,他已經50多年沒回來了。”姥姥踮起腳尖站在門檻旁,又在重複著她每年的今天都會說的話了。我聽這句話也聽了十多年了,看到她一步步從充滿希望到失望,如今,她顯然已經絕望了,卻仍然強迫自己相信,他還會回來。

他,指的是我姥爺。姥姥常對我們說姥爺個兒很大,皮膚很白,很有看相,只可惜結婚第二年,他跟國民黨軍一起到台灣去了,之後一直沒有音訊。聽爺爺說,他也沒見過姥爺,所以姥爺對于我們家庭的每一個人來說都幾乎是位可有可無的人物。只有姥姥,每天把他念在嘴裏,挂在心上,想在夢中。這麽多年來她踮起腳尖,日盼夜盼,結果卻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。

“每逢佳節倍思親”,過節,對于她來說無疑是一種打擊。今天是中秋節,大家一起圍坐在餐桌邊,一起吃團圓飯。姥姥突然感歎一句:“不知啥時候,我們一家人才能真正的團圓。”于是大家又都陷入沉思中,爸爸安慰道:“放心吧,爺爺一定會回來的。”

記得香港回歸祖國的那一天,姥姥特高興,坐在電視機旁的人,就只有她一個人激動得流淚。她說:“回來了好,回來了好啊!”後來澳門回歸祖國,這一次她沒有哭,她開心地笑了,並向我們全家人宣布:“澳門也回歸了,接下來就是台灣了。我用不著踮起腳尖了。”說完,就唱起了那首《七子之歌》,雖然音調有些不對,而且聲音中夾雜些顫抖,但她還是盡情地唱著。

接下來的幾年,姥姥漸漸沒以前硬朗了,對親人的思念卻與日俱增,像一塊巨石,壓得她喘不過氣來。終于,她病倒了。

躺在病床上,她依舊和以前一樣,看新聞,看天氣預報,還時不時發出聲音:“台灣氣溫降低了,會不會冷?”有時卻是憤怒的聲音:“台灣要搞台獨,不行!”

她的病越來越嚴重,以至于她不能看新聞,也不能聽天氣預報了。爸爸知道她關心台灣問題,每天都把最新消息告訴她。她把期待當作信念,面對著病魔的折磨,她靠著這種信念支撐著。看著她那樣痛苦,我們全家人也跟著痛苦,可是卻無法幫助她。

直到一天,我把關于台灣的最新消息告訴她:“台灣問題已經和平解決了,她已經回到了祖國的懷抱,而且,我們也已經與姥爺取得了聯系……”雖然這是假的,但她相信了,她在欣慰中閉上了眼睛,看她安詳地離去,我們感慨萬端。

台灣,姥爺,快回來吧,實現億車365的謊言,也實現姥姥的心願。

   小巷的深處是家面店,主人是位老人。

  老人一頭白發,精瘦。當他悠閑地坐在門前台階上抽煙時,透過那飄缈煙霧,億車365分明從他渾濁卻深邃的眼中,看到了人世滄桑。

  面店是沒有招牌的。每當清晨,小巷的人們尚未起身,面店的門就開了。那面香,便從小門中湧出,漫到每家的窗台。于是,人們被香味從睡夢中拖也,走進小店,端坐于桌前,等待著自己的一碗清香。這時,我才洞悟:此店若有了招牌,便俗了。

  小面店人少時,便由老人的兒子招呼著。人多時,就由老人來協調。每法上班族和學生黨急著離開時,老人便向不忙的人拱拱手,道個歉,那人定會爽快地答應多等一會兒。我自然屬于趕時趕刻的學生黨,所以坐下來不久,便可獲得一碗清香。吃完後,向周圍的人道個謝,攜著衆人的善意目光走出去。迎來求學的一天。啊,有了這位老人,忙碌的小店始終不亂,時時溢出三分韻律,七分詩意。

  每當有人誇贊時,老人可不會廉虛,總是熱烈地應承,並炫耀自己的湯面——面條是自家手制的,魯是到鄉下的釣翁討來的野生魚,就連水都是從自家院子的井裏挑來的。有人打趣:“老人家,你的秘訣都透露了,不怕被搶了生意?”老人卻一笑:“哪裏是什麽秘訣呦,誰都知道,但有誰像我這樣堅持幾十年呢?”


  老人的兒子也是廚師。熟客們會發現,父子倆的面頗爲不同。所以,叫面時總要添一句:“老爺子的面”,或“小夥子的面。”至于我,編愛老人的面。老人的面筋道,叔叔的面偏軟;老人的面,味輕,叔叔的面偏重。有人說:“小夥子的面是酒,宜趁熱享用;老人的面似茶,宜慢慢回味。”的確,叔叔的面上會淋一勺蝦子油,而老人卻喜歡放上兩三根香菜,幾滴豬油。吃老人的面時,竟聞不到香氣,惟有輕咬面條時,那香氣才由面條的縫遼隙中迸濺出來。面條筋道爽滑,豬油鼓動魚湯,魚湯刺激你的味覺。老人的智慧,也許便是特靈魂留在面中了。

  終于一日,小巷被拆,小面館也搬到另一條小巷。臨走時,老人讓兒子給所有人端上一碗面,面上分明是三三根香菜和幾滴豬油。老人挑了幾根面,喝了一口湯,點點頭說:“有三分意思了。”

  後來,我又去吃一次面。老人已經不在,但叔叔的面裏卻分明有幾分父親的影子。至于在客人間熟念地招呼的,卻是一位與我差不多大的小夥子了…… 

“今天又是中秋節,他已經50多年沒回來了。”姥姥踮起腳尖站在門檻旁,又在重複著她每年的今天都會說的話了。我聽這句話也聽了十多年了,看到她一步步從充滿希望到失望,如今,她顯然已經絕望了,卻仍然強迫自己相信,他還會回來。

他,指的是我姥爺。姥姥常對我們說姥爺個兒很大,皮膚很白,很有看相,只可惜結婚第二年,他跟國民黨軍一起到台灣去了,之後一直沒有音訊。聽爺爺說,他也沒見過姥爺,所以姥爺對于我們家庭的每一個人來說都幾乎是位可有可無的人物。只有姥姥,每天把他念在嘴裏,挂在心上,想在夢中。這麽多年來她踮起腳尖,日盼夜盼,結果卻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。

“每逢佳節倍思親”,過節,對于她來說無疑是一種打擊。今天是中秋節,大家一起圍坐在餐桌邊,一起吃團圓飯。姥姥突然感歎一句:“不知啥時候,我們一家人才能真正的團圓。”于是大家又都陷入沉思中,爸爸安慰道:“放心吧,爺爺一定會回來的。”

記得香港回歸祖國的那一天,姥姥特高興,坐在電視機旁的人,就只有她一個人激動得流淚。她說:“回來了好,回來了好啊!”後來澳門回歸祖國,這一次她沒有哭,她開心地笑了,並向我們全家人宣布:“澳門也回歸了,接下來就是台灣了。我用不著踮起腳尖了。”說完,就唱起了那首《七子之歌》,雖然音調有些不對,而且聲音中夾雜些顫抖,但她還是盡情地唱著。

接下來的幾年,姥姥漸漸沒以前硬朗了,對親人的思念卻與日俱增,像一塊巨石,壓得她喘不過氣來。終于,她病倒了。

躺在病床上,她依舊和以前一樣,看新聞,看天氣預報,還時不時發出聲音:“台灣氣溫降低了,會不會冷?”有時卻是憤怒的聲音:“台灣要搞台獨,不行!”

她的病越來越嚴重,以至于她不能看新聞,也不能聽天氣預報了。爸爸知道她關心台灣問題,每天都把最新消息告訴她。她把期待當作信念,面對著病魔的折磨,她靠著這種信念支撐著。看著她那樣痛苦,我們全家人也跟著痛苦,可是卻無法幫助她。

直到一天,我把關于台灣的最新消息告訴她:“台灣問題已經和平解決了,她已經回到了祖國的懷抱,而且,我們也已經與姥爺取得了聯系……”雖然這是假的,但她相信了,她在欣慰中閉上了眼睛,看她安詳地離去,我們感慨萬端。

台灣,姥爺,快回來吧,實現億車365的謊言,也實現姥姥的心願。

2001